今天是:     农历:

首页 > 省市要闻 > 正文

向“奇葩证明”宣战! 媒体:何时“釜底抽薪”?

发布时间:2017-09-05 09:19:46    文章来源:安徽日报    点击:

    两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向“奇葩证明”宣战,取得不小成效。可是,记者深入部分地方调查发现,“奇葩证明”仍不时出现,使普通群众和基层单位不堪其扰。

    索要“奇葩证明”,开不开都难办

    ● “交警说没有社区的证明就没法上牌照,我也很无奈。 ” ——合肥市民孔先生

    ● “现在社区开的证明比以前少了一些,但还是会遇到一些比较奇葩的证明要求。 ”——合肥市包河区望湖街道分路口社居委主任王庆安

    前不久,合肥市包河区常青街道竹西社区居民孔先生不慎将购买摩托车的发票丢失,在申领牌照时,交警部门告知孔先生必须要社区开具证明,证明这辆摩托车是孔先生的,才可以上牌。

    “我只能证明你是社区居民,但是要证明‘摩托车是你的’,这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我不能乱开。 ”出于慎重,竹西社居委工作人员王轶笛没有给他开具证明。 “可是,交警说没有社区的证明就没法上牌照,我也很无奈。 ”孔先生多次到社区找王轶笛,希望她能行个方便。王轶笛给他支了一招,如果他能找到商场的发票存根,就能证明这辆摩托车是他的。孔先生随后在商场找到发票存根,社区这才开具了证明。

    在上海打拼多年的王女士,最近也为证明的事情烦心不已。王女士准备在上海买房落户。但是,她因老家区划调整,二代身份证与一代身份证不一致,在办理银行按揭和结婚证等事项时,都要回老家芜湖市镜湖区方村街道开具证明材料,证明两个身份证确属同一个人。 “我在上海办理的银行卡、社保等大多数用的都是一代证。在上海办事经常碰到需要证明身份的情况,真是头疼。 ”王女士告诉记者,2015年至今,她为“证明自己是自己”到老家开了3次证明。 “现在社区开的证明比以前少了一些,但还是会遇到一些比较奇葩的证明要求,比如‘证明自己是自己’‘证明父子关系’‘死亡证明’等等。 ”合肥市包河区望湖街道分路口社居委主任王庆安告诉记者,分路口社区流动人口较多,经常会有居民来开具证明,要求证明居民的身份、亲属身份、物品所有权等等。 “每开具一个证明都是责任,需要去核实,但是一些流动人口的相关情况,还有居民自己发生的事情,社区没有能力去了解清楚,在开具证明时非常为难。为此,有的居民不理解,甚至会发脾气,给我们甩脸色。 ”王庆安说。

    信息尚存壁垒,群众仍需“跑腿”

    ● “我们监狱的信息系统还未与公安系统联网,无法通过身份证件查到你们之间的亲属关系,所以需要你所在的社居委开具证明。 ”

    ——省内某监狱工作人员何警官

    ● “一些单位遇到拿不准的事,就让居民找社居委开具证明,试图将责任转嫁给社居委,这给社区工作人员带来了沉重负担。 ”

    ——芜湖市弋江区马塘街道弋江嘉园社居委主任张大余

    小张的父亲因刑事犯罪,现在省内一所监狱服刑。小张打算去探监,监狱工作人员告诉他,需要携带身份证件,并且要社区出具一份证明文件,证明他们是父子关系。

    “如果有身份证,不是能查到我和父亲之间的关系吗,为什么还要社区证明‘我爹是我爹’呢? ”小张有些疑惑。该监狱工作人员何警官解释说:“我们监狱的信息系统还未与公安系统联网,无法通过身份证件查到你们之间的亲属关系,所以需要你所在的社居委开具证明。 ”

    “一些证明的出现是因为信息壁垒产生的,造成反复、重叠地证明信息。 ”省社科院社会学所所长沈跃春表示,在一些地区,部门采集的信息不公开,有的数据甚至不上网,覆盖全社会的信息共享系统还未完全建立,造成群众办事来回“跑腿”。此外,部分行政部门服务意识还有待加强,所需材料交代不清楚,也常常造成办事人员重复跑腿。

    “社区一位居民受伤,去保险公司理赔,保险公司居然让他来社区开‘在家中受伤’的证明,还说如果不开这个证明,就不给报销保险。 ”芜湖市弋江区马塘街道弋江嘉园社居委主任张大余无奈地说。 “作为社会管理的一种手段,各种证明文件并非完全没有必要。 ”张大余表示,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传统“熟人社会”相比,现代社会流动性较强,人与人之间相对陌生。面对这样的“陌生人社会”,一些证明,既合理也必需。 “但是有一种不好的苗头,一些单位遇到拿不准的事,就让居民找社居委开具证明,试图将责任转嫁给社居委,这给社区工作人员带来了沉重负担。社居委是居民的自治组织,而非行政机关的下级单位,无法承担如此多的审核把关职能。 ”张大余说。

    加快数据共享,方便群众办事

    ● “建立了跨部门的人口信息大数据平台,许多证明就可以取消了。 ”

    ——芜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调研员梁军

    ● “要根治‘奇葩证明’,需要改革不合理的行政审批制度,推进政府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 ”

    ——省社科院社会学所所长沈跃春

    “就人社部门来说,有些证明的存在是由于公安、社保、民政等部门尚未建立数据共享平台,社保中心无法掌握参保人的动态信息。 ”芜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调研员梁军认为,建立了跨部门的人口信息大数据平台,许多证明就可以取消了。在信息化时代,各职能部门以开放的姿态建构大数据库进行数据共享,已是现实所需、大势所趋。

    梁军表示,芜湖市不久前对各类证明事项进行了清理规范,取消了一批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的证明和盖章环节,并且鼓励办事部门通过与其他部门信息共享获取相关信息,尽量不再要求申请人提供政府通过信息共享可以获得的证明材料。与此同时,推动不同部门之间涉及权力服务事项的办理信息互通共享。依托“互联网+政务服务”模式,大力推进全程上网办理,促进办事部门公共服务相互衔接,变“群众跑路”为“信息跑腿”,从源头上避免“奇葩证明”“循环证明”等现象。沈跃春认为,要根治“奇葩证明”,需要改革不合理的行政审批制度,推进政府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简政放权做足“减法”,减少审批事项、审批环节、前置审批、审批层级,来减少“奇葩证明”滋生土壤。“在简政放权的同时,还要加强问责追究。 ”沈跃春表示,少数机关工作人员通过“奇葩证明”故意刁难群众,让群众非常厌恶。需要通过健全问责机制,对违规设置证明,增加群众负担的行为进行追究,给予处分,督促政府工作人员转变理念,真正“服务群众,方便群众,而不是让管理部门方便”。(李浩 柳文)